某天
終於捱到下小夜班
迎接放假~~
父母開開心心的到醫院載我回家
路上問我這幾天上班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
我回答:爸媽 以後你們真的怎麼了
必要時我會簽放棄急救同意書(DNR)
我不會積極救你們
--------------------------------------------------------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
急救事件特別多
一個阿嬤送來
好老好老的一位阿嬤
測不到生命徵象
醫生詢問家屬救?不救?
家屬茫然 無法決定
於是我們架機器壓胸 上點滴 打藥 插管
壓阿壓啊 阿嬤的胸部漸漸的不等高
被壓的部分越來越凹陷
阿嬤仍毫無反應
30分鐘過去 醫生解釋病情後
家屬同意不繼續急救
做好遺體護理後 送走阿嬤
又一次是
接手上一班夥伴的病人
已經壓了快半小時
醫生解釋病情 家屬聽不進去
要求救到底
只好繼續急救
壓啊壓啊
氣管內管開始噴出血水
壓啊壓啊
胸部逐漸凹陷
讓家屬看病人目前的狀況
告知真的沒什麼機會了
家屬仍堅持繼續急救
醫生和我 一臉茫然
無奈的看著病人被機器壓著
血水不斷從氣管內管流出
近一小時的折騰
家屬終於鬆口表示不急救了
做遺體護理的同時
我在心裡對阿北說
辛苦了 不痛了 安心的走吧
穿衣服的同時
發現阿北胸口有些微電擊造成的燒傷
拔掉管子
擦去臉部血水
一股心酸湧現
我理解家屬的不能接受
但是這樣 真的好嗎?
後來又因為家屬的不能接受
頻頻質疑譴責
不過這些又是後話了
只想說:
沒有一個醫師,是秉持著「殺人」或「害人」的初衷,去「救人」的
 
所以
我親愛的爸爸媽媽
等到那一天
 
完整內文👉https://goo.gl/q4aWZW
arrow
arrow

    vid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